座山雕的原型:大名张乐山,十八岁当了匪首,人生充满传奇

同乐城彩金 www.orangespi.com 原标题:座山雕的原型:大名张乐山,十八岁当了匪首,人生充满传奇

文/傅华轩

脍炙人口的《林海雪原》,是现代作家曲波所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1957年初版。

《林海雪原》描写的是解放战争初期东北剿匪的战斗故事。1946年冬天,东北民主联军一支小分队,在团参谋长少剑波的率领下,深入林海雪原执行剿匪任务,其中,小说描写侦察英雄杨子荣与威虎山座山雕匪帮斗智斗勇的那一部分,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引人入胜。当年收音机里连续播放这部小说时,人们听的那简直就是如痴如醉着了谜一样。

后来又根据这部小说改编成了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堪称八个样板戏之首。

在这里给各位加一点解释,为什么叫"民主联军"而不叫"解放军"?是这样的:东北民主联军于1946年1月改编完成,林彪任总司令,彭真任第一政治委员,罗荣桓任第二政治委员,吕正操、周保中、肖劲光任副总司令。到了1947年11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下辖东北野战军和东北军区。

作家曲波其实以前从未从事过文学创作,但当年为革命献身的战斗英雄们时刻活在他的心中。当他在医院治疗养伤的时候,曾无数次地向周围的人讲过战友们的故事,也曾无数次地讲过林海雪原的战斗经历。这些故事,尤其是杨子荣的英雄事迹,使听者无不动容,无不惊叹,座山雕的故事,也吸引了无数听众。讲来讲去,他便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望。于是,就写出了《林海雪原》。

小说中的很多人物,都有原型,这些原型在创作中作家进行了加工塑造。

例如座山雕,就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关于座山雕有很多的传说。

座山雕不是这老土匪的真名,而是人们根据他秃头鹰眼、面色阴鸷的样貌特征给起的一个形象的绰号,座山雕的大名叫张乐山。座山雕的祖籍是山东潍县,2岁的时候跟家人闯关东来到东北,原来是在深山老林里当一个伐木的力工,但是15岁就上山当了土匪,由于很有干这一行的"天赋",18岁居然就当上了匪首。

座山雕有"三绝",即枪法绝、眼神绝、腿脚绝,到底怎么个绝法?

首先,枪法绝。座山雕这个人枪法精准,善使毛瑟手枪左右开弓,百发百中。这也跟当时东北的大环境有关,近代以来东北地区战乱不断,流失的枪支弹药极多,使得关外东北土匪的装备水平要远远超过关里的"同行"一大截,于是土匪之间也不讲究什么武功高强,而是比拼枪法。

登峰造极的射术就是所谓"十步装枪,双腿压弹,飞马打鸟,夜射香头",什么是十步装枪,双腿压弹?就是要求土匪在疾走的同时要能把拆成一堆零件放在衣兜里的德国造毛瑟手枪(盒子炮),于十步之内装好开火,而且还能在左右开弓射击的同时用大腿弯配合换弹夹、压子弹,这两项考核的是土匪对枪械的熟练程度。至于"飞马打鸟,夜射香头"就更好理解了,能在疾驰的马上一枪击落飞鸟,漆黑的夜里把只有一丝光亮的香火头打灭,想想都觉得这枪法骇人听闻了,而且,这些土匪用的都不是正经的瞄准射击姿态,而是抽出枪来抬手就甩射,完全凭感觉,指哪打哪,人枪合一。

座山雕的枪法就达到了这样高的水平。

另外还有一些山里猎户出身的胡子擅使长枪,子弹都是指鼻子从来不奔眼睛,这是从小打狐狸练出来的,因为有了枪眼的狐皮不值钱,为了得到一张完美的狐狸皮毛,于是,猎户都练出一手"子弹从狐狸一只眼打进一只眼飞出"的绝世枪法,俗称"穿眼射击"。为了不被狡黠的狐狸发觉,这些人都擅长在深山老林里隐匿自己的行踪,常常在一个地点埋伏上几天几夜不动来等待猎物的出现。如果把这些本事用在战场上,那就是高级狙击手的水准。

座山雕能在小小年纪18岁就成了一山头目,镇住了一帮穷凶极恶的匪徒,他的拿手本领枪法,就可想而知了。

第二,座山雕的眼睛很毒。这还分两个方面,一是他的视力确实很好,目光炯炯,能辨毫末,甚至有传闻说他走夜路都不用点灯。座山雕既然能在漆黑夜晚一枪打灭燃烧的香火头,除了枪法准,肯定也要有一副好眼力,甚至押解他的剿匪战士都回忆,这个老土匪"70多岁,形容猥琐,但是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得,很精神"。

另一方面的"眼绝"就是这老土匪眼光出众,擅长察言观色、分辨危险。这也不难理解,在解放前的东北,土匪山贼虽然是一份"职业",但往往要把脑袋拴裤腰带上玩命的,而座山雕居然能很顺利地从18岁玩到70多岁依旧"活跃"在土匪群中,历经民国、日本人和民主联军多次围剿还活蹦乱跳,其对危险的嗅觉确实惊人。在日军占领东北期间,日本关东军曾决定"招安"他,座山雕前往日军设宴的"惠吉"酒楼喝酒盟誓。双方刚一见面,日军联络人的一个不经意举动触动了座山雕紧绷的神经,座山雕二话不说就从窗口蹿出,仗着一身轻功从房顶上逃出城去。后来证明这只是他多疑了,不过也正是这种性格让他当了半个世纪的山大王。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剿匪小分队的侦察人员素质是多么出色,一个如此多疑的老土匪,居然就被杨子荣耍得团团转,最后束手就擒,也难怪座山雕被擒获后要哀叹"玩了一辈子鹰,最后还是被鹰叼了眼。"

至于座山雕"腿脚绝",那更是出神入化!从他飞檐走壁,从牡丹江大街小巷的屋瓦顶棚上逃生的功夫就可见一斑,这个老土匪从小在深山老林里打转,身体素质极佳,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一般人轻易追不上他。一次座山雕领着两个小喽啰下山买大烟,被群众发现报告,民主联军的战士赶到现场,打死一个小喽啰,抓住另一个,却不见了头目座山雕。当时遍地积雪,他连个脚印都不留,地毯式搜索也找不到他的踪迹,几天后,在山那边又有了他的活动信息,难道他会飞?他会地遁?战士们百思不解他是怎么逃走的。直到后来抓住了座山雕审问,才明白,当时座山雕一看被层层包围就上了树,像长臂猿一样,从一棵树荡到另一棵树进行"高空作业",这才从民主联军的头顶上跑掉了。这种类似于长臂猿的逃跑功夫,确实非常人所能做到。

五十多年来,座山雕凭借这"三绝"横行无忌,作恶多端,欠下了人民累累血债。虽然张作霖和日本人多次要剿灭他,但是总被这老土匪狡猾逃脱,东山再起。直到民主联军到来,发动群众,架起了人民战争的天罗地网,座山雕等一众土匪才无路可退,全数被歼灭。作为多年老匪,座山雕对抢劫绑票之外的事情一概不感兴趣,对一切"官家"也心怀警惕。谁来剿灭他跟谁作对。他打过日本人,打过苏联红军,后来又打民主联军,可一旦有人招安,也是不管日本,还是国民党,有奶便是娘,谁硬就靠谁。尤其是抗战刚刚胜利的时候,蜗居大西南的国民党政府对东北地区鞭长莫及,只好收编了一群土匪来跟民主联军作对,一时间委任状满天飞,座山雕也毫无意外地拿到了一份,就像小说中座山雕说的:"我就是司令,你们都弄个师长旅长当当。"对这号人,黑土地上的老百姓就以典型的东北式幽默进行嘲讽——在一些"胡子"前面冠以"中央"二字,成了臭名昭著的"中央胡子"。

据当时老人的回忆,这些接受国民党政府改编的土匪、地痞和流氓恶霸最糟蹋老百姓,当共产党领导的剿匪大军来收拾这些胡子的时候,老百姓群起响应,主动给民主联军带路、送粮、传递消息,失去了根基的土匪武装很快就被剿匪部队一网打尽。座山雕的威虎山势力也是一样,在民主联军的强大火力跟前,土匪那几杆枪根本不够看,民主联军一个突击就把座山雕的势力消灭大半,这个老土匪只好带着剩余的二十多名残余部下钻入深山老林,跟民主联军打起了游击。

民主联军的首长也很清楚,扫灭土匪山头只是完成了剿匪工作的第一步,如何把座山雕这些老奸巨猾的匪首绳之以法,防止其卷土重来、死灰复燃,才是剿匪的重点和难点。如今既然大股的土匪已经散入深山,再派大部队拉网式的清剿是不行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组建精锐的剿匪小分队,像猎犬一样对一个目标急追不舍,直到把他拖垮拖累,要么自己出来投降,要么冻饿而死。这就是小说中203、204等队伍番号的由来,而杨子荣就是为追缴座山雕等人专门设立的203部队中一位出色的侦察员。

杨子荣也是山东人,祖籍烟台牟平,因为长期在东北山林生活,熟悉土匪的行踪和黑话,被部队委任为侦察排长,负责化装成土匪执行侦察任务。杨子荣带领五名侦察员,组成一支剿匪小分队,扮成土匪模样,进山搜寻座山雕的匪窝,并待机剿灭。

1947年1月26日,农历正月初五,杨子荣一行六人接到命令后,立即出发,向海林北部的密林深处进发。他们在深山老林里一连转了好几天,才在一个叫蛤蟆塘的地方,找到一座工棚。工棚里住着十几个样子像是伐木工人的家伙,但是杨子荣觉得这些人中可能存在着土匪的"眼线",说不准找到座山雕的线索就在这里。

于是杨子荣先是用土匪手势和黑话试探,一番"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样式的对话之后,土匪明白了,这是一个落了难、走投无路的"同道",杨子荣说想请人帮忙牵线,投奔个山头。这时候一个自称姓孟的工头搭了腔,答应帮朋友一把,就把他们领到一处空棚子里,留下一些粮食之后就没影儿了。杨子荣他们在工棚里一连等了两三天,也不见孟工头的影儿,仅有的一点儿苞米面也吃完了,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但是机会难得,又不能这么一走了之,正在着急的时候,孟工头回来了,单独点名要杨子荣一个人跟他到附近的一个屯子。战友们并不想杨子荣孤身犯险,但杨子荣觉得值得,就跟了上去。

在屯长家里,孟工头给杨子荣引见了两个人,又是一番土匪黑话的试探,见杨子荣对答如流,才亮出了真实身份。原来这孟工头果然是《水浒传》里开酒馆的朱贵似的人物,而这两位都是座山雕的亲信,一个自称姓刘,是座山雕的副官,另一位被称为连长,两人表示同意引荐杨子荣等人上山,并说要下山办些酒肉,准备在山上过元宵节,等禀报"三爷"后,再来接他们上山入伙。

功夫不负有心人,杨子荣终于找到了一个擒获座山雕的机会,他跟战友们分析认为,座山雕的手下在民主联军的打击下分崩离析,急缺人手,所以这才给了杨子荣机会,于是杨子荣决定将计就计,把这座山雕连同手下一网打尽。两天后,那俩土匪如约来到杨子荣住的工棚。杨子荣让战士把两个土匪给绑了,但是并没有亮明民主联军身份,只是解释说:风声紧,现在不知道对方是否是自己人,只好先委屈一下,到了山上再说。两个土匪觉得到了山上自会见分晓,也没太在意,就领着杨子荣他们直奔"威虎山"。座山雕确实真够狡猾的,一路上设了三道哨卡,当初要是派大部队清剿,不论惊动了哪一道哨卡,土匪都能逃得无影无踪。杨子荣他们每过一道哨卡,都由两个土匪上前搭话。然后,他们把岗哨也一块儿绑了,一同押上山。过了第三道哨卡不远,就到了座山雕的老巢——一座被当地人称作"马架房子"的木棚。

杨子荣命令三个战士在外面看好土匪,他带领另外两个战士冲进棚子,各自占据有利位置,枪口对准土匪。棚子里一共七个土匪,其中一个秃顶、黑脸膛,长着一个鹰钩鼻子,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的瘦小老头,正是臭名远扬的座山雕!

座山雕这时候手下还有亲信,就是所谓"八大金刚",如果进行反抗,很有可能在乱战中逃脱。所以杨子荣并没有像样板戏里那样严词宣布"我是民主联军,代表人民如何如何",只说座山雕的手下坏了义气,不该来缴自己的枪,座山雕一听放下心来,说这是我们的错,不应该,现在怎么办?杨子荣说你和我下山去见我们老大,当面道个歉吧。座山雕纵横东北绿林几十年,在土匪中颇有威望,自认眼光见识非凡,可杨子荣化装化得太像,行动举止是标准的土匪中人,所以座山雕毫不起疑,连枪都没有带,独自一人跟杨子荣下了山,到了山下这才发现等在下面的不是"老大",而是民主联军的剿匪部队。座山雕大惊失色,但是为时已晚,只能哀叹自己走了眼。

就这样,座山雕这个老土匪终于被民主联军的侦察员用计生擒活捉,他的土匪生涯结束了。因为座山雕曾杀过日本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总归是抗日有功,所以人民政府并没有对他公审,只是下了重镣,把他铐在监狱里,吃喝供着,每天还有肉吃。但是没想到过了一辈子刀头舔血的日子的老土匪心理素质太差,关了不到一年就烟瘾发作一命呜呼,算是罪有应得,不得好死。

座山雕的功夫的确了得,但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正义必定战胜邪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